《爹地寵妻,媽咪馬甲掉了》[爹地寵妻,媽咪馬甲掉了] - 第6章:老爺子的思量

樂妍重新整理好情緒,淺淺一笑道:「你好,梓熙,上次謝謝你幫了馨寶。」

顧梓熙直愣愣地站在原處,良久對着她喊道:「媽……媽咪。」

她詫異的瞳孔微微一震,原本掩藏好的情緒再次涌了出來,眼眶中逐漸開始濕潤起來,剛想伸手去牽他時。

「梓熙……」

樂妍聞聲轉過頭見樂微微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的身後,又想起顧梓熙方才那句『媽咪』是在喊樂微微不免有些失落。

樂微微很快也注視到了一旁的樂妍,震驚道:「樂……妍,你沒有死?」

天吶!!!

是她看花眼了嗎?

相比她方寸大亂的樣子,樂妍更顯平靜,也不打算跟她多說什麼,牽着馨寶的手就準備走。

樂微微看着她的樣子、身形,無疑是樂妍沒錯,急忙上前攔在樂妍面前,語氣肯定道:「你是樂妍,沒錯。」

說著,她又想起了什麼,緊張的問道:「你既然沒有死,那你要回來做什麼。」

樂妍眼神清冷的看着她:「我回來做什麼與你何干,又憑什麼要告訴你。」

她嫉恨的瞪着樂妍,手比腦子快的直接鉗制住她的胳膊,重重的警告道:「樂妍,我警告你,我不管你回來有什麼陰謀,總之你就是不準再去勾引寒卿哥。」

樂妍不屑的冷笑一聲:「五年了,你還是沒變。」

她用力的抽回了被她鉗制的手。

樂微微被她已經弄的徹底失了方寸,也完全不顧在外人常年的偽裝,怒指着她:「樂妍少給我裝,你這種卑賤的賤人,不論是五年前,還是五年後,你都休想得到寒卿哥。」

「呵……是嗎?那你現在又是為何?」樂妍說著又朝她逼近一步,輕輕一笑:「亦或者說是你在擔心什麼,所以你見到才會如此懼怕?」

樂微微完全被眼前的樂妍震懾住,心裏不由一陣發虛,當年的事情莫非是她知道了什麼細枝末節?

不……不可能。

這件事情極少人知道,她絕對不會知道的。

樂妍見她神色未定,勾起唇角:「哦?莫非真讓我說中了什麼?」

樂微微雙手緊攥成拳頭,咬牙切齒道:「你胡說什麼,樂妍,既然大家都以為你死了,你為什麼還要回來?」

五年前,她以為樂妍死了。

自己就可以順利嫁入顧家,誰知顧寒卿寧願違背老爺子的命令,也要將樂妍以顧寒卿之妻子的名分下葬冥園,這無疑是在或活生生打她的臉。

若是寒卿哥哥知道她沒死?

那她現在僅有的名分豈不是都要被這個賤人給掠奪了。

樂微微緊張的一把將顧梓熙拉入懷中,警惕的看着她:「樂妍,這是我的兒子,是我和寒卿哥的兒子,你這種蛇蠍女人,一個都別想奪走。」

樂妍看着她懷中的顧梓熙,心裏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,這孩子畢竟是她懷胎十月所生,她雖不是他的親媽,可他們畢竟做了十個月母子。

樂妍也不示弱的反懟回去:「搶?蛇蠍女人?呵……若要輪起這些來你恐怕是當仁不讓的佼佼者。」

「你……」

樂微微氣急的想動手教訓她時,眼神倏然瞟到了樂妍手中的戒指,驚愕不已道:「這……這戒指怎麼會

猜你喜歡